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扛得住吗?

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扛得住吗?

2022年02月17日 | 作者: 信尔吉国际

  围绕着俄罗斯是否会军事打击乌克兰,各方都加紧了宣传战、舆论战和心理战,美、英、俄、德、法、乌克兰等国有着不同的说法,局势走向扑朔迷离,事实真相云山雾罩。


  一、宣传战的重重迷雾


  2月15日,尽管俄罗斯撤走了部分在俄乌边境地区进行军事演习的部队,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俄罗斯方面在边境地区有让危机缓和的迹象。”


  美国总统拜登更进一步,声称美方目前尚未确认俄方撤军是否属实,他再次重申: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袭击“仍然很有可能”。


  西方还有人认为,判断莫斯科是否真心全面撤军,更重要的指标是看在白俄罗斯的俄军结束联合军演之后是否会完全撤出白俄。


  那么,究竟俄罗斯“撤军”是虚?还是美国“战争仍然很有可能”一说是虚?或者双方其实都是虚晃一枪、虚虚实实、互玩欺骗世人的宣传战?


  不管哪一方的哪一招儿是“实”,只要俄罗斯的核心诉求——北约不能接纳乌克兰——得不到满足,乌克兰危机就不会得到真正缓解。


  不过,各方都没有太大争议、比较“实”的一点是:即使俄军真的进入了乌克兰,美国和北约也不会向乌克兰派出一兵一卒。


  毕竟,苏联解体30年,俄罗斯在全球的经济占比虽然小了很多,但它的核武库仍然规模不小。


  还有一点也越来越清晰:西方阵营中,美英和德法的对俄态度,有着微妙但明显的区别:俄罗斯大兵压境乌克兰以来,先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后是德国总理朔尔茨,都亲自前往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面对面会谈,尽管双方隔着一个长桌子;而拜登和英国首相约翰逊,至今都没有现身克里姆林宫,估计未来也不会“屈尊”坐在这个长桌子的另一端。


  不知道是不是宣传战的一部分,美国及其最铁杆的盟友近来一直强调说,一旦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西方“绝对”会对俄罗斯实施“前所未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拜登也多次表示,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会承受“迅速而沉重的代价”。


  七国集团财长在2月14日发表联合声明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任何进一步“军事侵略”都将遭到迅速、协同和有力的回应,七国集团“准备共同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这将对俄罗斯经济产生巨大而直接的影响。”


  美英等国的某些鹰派政客甚至表示,即使没有出现俄军进入乌克兰境内的局面,西方也要先发制人,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


  可以确定的是,不管俄乌“兄弟”是否会兵戎相见,美国及其最紧密的盟友都是会制裁莫斯科的:先前的制裁不会撤,新增的制裁不会少。


  那么,所谓的“前所未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将会包括哪些措施呢?俄罗斯将会承受哪些“迅速而沉重的代价”呢?


  二、“前所未有”的制裁?


  西方并非铁板一块,针对俄乌战争一旦爆发如何制裁俄罗斯,西方阵营的不同国家,尤其是英美和德法之间,一直有许多争议,目前西方盟国仍然就具体的制裁措施讨价还价,争吵不休。


  那么,无论是仍在磋商,还是达成了妥协,究竟有哪些制裁措施摆上了谈判桌呢?


  首先,普京本人和他的核心圈子成员可能会受到美国的制裁。


  美国民主党的20多名参议员已经提出了一项法案,允许拜登政府在俄罗斯一旦入侵乌克兰时阻止普京本人和俄罗斯政府与军方的十多名其他高级官员在美国进行财产交易。白宫很快就做出了宣布:它支持这项措施。


  以外国领袖个人作为制裁目标是不同寻常的,但并非史无前例。两年前,因土耳其袭击了在叙利亚的美国盟友库尔德部队,民主党主导的美国众议院批准了一项严厉的制裁法案,就是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个人实施制裁。当然,后来这项法案未能被参议院通过。


  但欧盟一些国家可能反对针对普京个人的制裁,担心过分刺激俄罗斯。


  其次,拜登2月7日在会见朔尔茨时表示,如果俄罗斯真的入侵了乌克兰,那么,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就不应该启用,但德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比较模糊。


  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是一条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启用这条价值 110 亿美元的海底管道,是普京非常看重的,它将允许俄罗斯向中欧和东欧的客户输送天然气,而无需使用穿过波罗的海国家和乌克兰的陆路。


  目前,俄罗斯每年需要向乌克兰支付约 20 亿美元的运输费,以通过经其陆路的管道向欧洲客户输送天然气。但不启动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这一措施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对仍然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打击也很大。


  为了缓解德国的担忧,美国政府表示,它正在努力确保其他来源的能源供应,以便在不启用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情况下,俄罗斯的欧洲客户仍然能获得所需的天然气。


  再者,相对在西方盟国内不会引起争议的一项制裁措施是,对俄罗斯用于其科技行业和军火行业的零部件实施严格的出口管制。


  据报道,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实施严厉的出口管制措施,以阻止俄罗斯获得用于智能手机、飞机和汽车的高科技部件。


  一个选项是把俄罗斯与古巴、伊朗、朝鲜和叙利亚归为一类,都放在出口管制最严格的国家名单之中。


  这意味着俄罗斯获得高科技组件的能力将受到严格限制,因为几乎所有半导体都是用美国软件和零件设计的。这种影响可能会延伸到机床、智能手机、游戏机、平板电脑和电视等行业。


  制裁还可能针对俄罗斯的关键工业,包括其国防和民用航空部门,这将打击俄罗斯在人工智能或量子计算方面的高科技雄心。


  这项制裁措施可能会获得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的支持。


  最后,另外两项也许能够在西方盟友中达成共识的制裁措施是:对特定的俄罗斯寡头实施制裁,对一些俄罗斯大银行实施制裁,例如制裁俄罗斯国家支持的最大的两家银行——俄罗斯外贸银行(VTB)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


  三、“金融核武器”?


  那么,西方会不会拿出所谓的“核选项”——把俄罗斯银行系统完全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呢?


  SWIFT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英文缩写,该协会于1973年建立的国际性银行资金电脑联机支付系统对收发电信规定了一整套标准化格式,用以处理各种国际间的汇兑业务和多种货币的清偿业务,每天24小时不间断提供服务。


  如今,SWIFT 因其易用性、速度和安全性而成为金融业首选的支付系统,它可以帮助银行在五分钟内完成跨境支付,并提供端到端的跟踪。


  美国财政部前高级顾问布赖恩·奥图尔曾经说:“这是目前全球最受信任的跨境支付信息系统。”


  如果西方完全把俄罗斯银行系统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那么,俄罗斯经济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呢?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金融研究所的经济学家埃琳娜·里巴科娃说,俄罗斯将在一段时间内面临严重的经济混乱,尤其是在跨境支付方面。


  里巴科娃指出,这种混乱可能导致俄罗斯经济收缩,并在短期内导致卢布暴跌。然而,由于俄罗斯的主要出口产品石油和天然气对欧洲的生计至关重要,双方都会寻求快速解决方案。


  里巴科娃补充说,俄罗斯一直在建立自己的金融信息系统,这也会减弱西方所谓的“核选项”的影响。


  早在 2014 年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后,西方就有人呼吁使用这种“金融核武器”打击俄罗斯,所以,克里姆林宫随后便支持开发了一个国内金融通讯平台来保护自己。俄罗斯的这个平台被称为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拥有 400 多家成员银行,其中包括20多家来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银行,截至 2020 年底,该平台处理了五分之一的俄罗斯国内金融通信。


  但SPFS有许多缺陷,例如,SWIFT每天24小时运行,SPFS只能在工作日的工作时间发送付款信息,此外,SPFS只能处理更短的信息。如果俄罗斯被西方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从技术上讲,俄罗斯也许能够过渡到SPFS,但这仍然会对其经济造成巨大冲击。


  不过,据报道,这个所谓的“金融核武器”目前暂时不在对俄制裁措施的名单中,不仅因为欧洲许多贷款机构担心,如果把俄罗斯完全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这将意味着他们在俄罗斯的数十亿美元未偿还贷款将无法偿还,更重要的,还因为这一严厉措施遭到了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的反对。


  据称,德国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曾经在今年1月对记者说:“最粗壮的棍子,并不总是最聪明的剑。” 贝尔伯克暗指的,就是所谓的“金融核武器”。


  不过,即使由于欧洲盟友的反对,美国无法把俄罗斯完全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但美国自己仍然可以单方面采取措施,阻止俄罗斯获得美元。


  美元目前仍然在全球金融交易中占据主导地位,美元交易最终需要通过美联储或美国金融机构清算,这意味着外国银行必须首先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然后才能结算美元交易。如果美国阻止俄罗斯银行进入美国金融系统,那俄罗斯就无法获得美元。


  除了美国单方面的制裁,美国最密切的盟友约翰逊也在2月15日表示,英国单方面出台的新的制裁措施,可能包括阻止俄罗斯公司在伦敦金融市场筹集资金。


  四、俄罗斯经济的抗压能力如何?


  西方威胁的制裁似乎来势汹汹,如果所有假设的情景都成为现实,那么,俄罗斯经济会不会被这些制裁彻底击垮或严重击伤?


  其实,俄罗斯已经在西方的严厉制裁之下。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大规模制裁,包括金融制裁、贸易制裁、禁止帮助俄罗斯境内的各种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等。俄罗斯经受住了这些制裁,这个幅员广大、资源丰富的跨欧亚大国,似乎对西方造成的经济痛苦具有某种抗压抗击能力,尤其是在中国伸出援助之手的时候。


  法国巴黎政治大学的地缘政治学讲师阿纳斯塔西娅·沙波奇金娜认为,西方自2014年以来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同理,如今俄罗斯也能经受住西方威胁将会采取的新一轮制裁措施。


  沙波奇金娜补充说,如果制裁能够证明什么,那么,制裁只能让普京的胆子更大,因为普京用武器说话,而不是用经济或金钱说话。


  沙波奇金娜还指出,欧洲国家与美国不一样,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结果将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为道达尔、ENGIE、阿海珐、达能等欧洲公司几十年来一直在俄罗斯进行大量投资,如果双方的经济联系被切断,这些欧洲公司也将遭受损失。


  英国前驻俄罗斯大使托尼·布伦顿也认为,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会起作用,只会让俄罗斯变得更加强硬。


  仍然在美国国务院内任职的政治事务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也曾质疑制裁的有效性,她曾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美国和盟国的制裁,虽然最初会给制裁对象造成痛苦,但由于过度使用而变得漏洞百出或无能为力,不会再让克里姆林宫特别在乎。”


  一直怀疑西方制裁作用的西方人士指出,俄罗斯已经为西方的新制裁措施做好了准备,包括减少使用美元、增加外汇储备、削减预算等等,如今,俄罗斯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7%,俄罗斯企业也擅长于进口替代,其主要银行则资金充足。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的外汇储备现在高达638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俄罗斯经济的三分之一,使该国成为全球第四大外汇储备国,而曾占主导地位的美元目前仅占俄罗斯外汇储备的16%,其余则是欧元、人民币和黄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历史学家亚当·图兹认为:“这就是让普京拥有战略行动自由的原因。”


  如果西方的另一波制裁袭来,莫斯科可以利用这些外汇储备来支撑卢布,它还可以使用这些外汇储备来补贴政府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


  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就完全不受西方经济和金融制裁的任何影响。俄罗斯经济的软肋可能还是在内部:包括粮食价格在内的通货膨胀率越来越高、普通俄罗斯人的实际购买力越来越低、经济过于依赖对外能源出口、新冠疫情导致医疗系统近乎崩溃等。


  普京自2014年以来为俄罗斯经济抗压所做的一切努力,可能只是为西方的新一轮制裁提供了缓冲,而非缔造了坚不可摧的盾牌。美国正在考虑的最严厉的制裁措施仍有可能对俄罗斯经济造成潜在的破坏,当然也会反过来损害西方经济。


  但美国似乎并不担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使美国信誓旦旦的“俄乌马上就会打起来”的警告是子虚乌有的烟幕弹,即使乌克兰境内最终并没有燃起战火,美国可能还会找出其他借口制裁俄罗斯,因为美国的终极目标可能仍然是:让昔日的超级大国苏联成为永远爬不起来、永远无法与美国争夺霸权的弱国“饿骡死”。


  据报道,美国官员去年就曾经表示过,拜登打算重审已经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其目的是重新调整制裁以增加其立竿见影的影响,作为制定更全面、更一致的西方对俄战略的努力的一部分,而新的对俄战略将使整个西方的军事、经济、能源、外交和信息沟通政策保持协调。


  由此看来,削弱俄罗斯是美国的长久目标,不管俄乌会不会“马上打起来”。

Share:
               

作者:信尔吉国际

信尔吉国际战略咨询(Xinergy Global™️)专注于中国企业的出海咨询服务,在特拉维夫、上海、成都均有办公室。信尔吉拥有丰富的对华咨询经验和优秀的国际团队,结合科学方法和技巧,开发了一套独特的、经济高效的业务发展方法(The Xinergy Method),并享有极高的声誉。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